天線寶寶公式網,爲世界的明天點燈

天線寶寶公式網喜歡中文的字正腔圓,抑揚頓挫,也喜歡英文的行雲流水,潇灑自如;我喜歡閱讀浩如煙海的中國名著,也喜歡品味別具特色的異域佳作;我喜歡與親人促膝談心,也喜歡與異國友人言語交流。翻開世界地圖,百余國名映入眼簾,讓人刹那間眼花缭亂。
美國、法國、日本、韓國……一個個國名讓人想起那一種種不同的語言,也令人不由想到了溝通的問題。
語言是溝通的橋梁,語言的交流能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若是語言不通,溝通上肯定會産生一定的困難。詩詞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其語言絢麗多彩而富有深意。我們可以理解“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之美,也可以品評“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滿紙梅香,可若是異國朋友,與我們隔著語言的溝渠,你如何帶他漫步于這充滿詩情畫意的世界?同樣道理,如果我們不懂異族的語言,面對異域文化,我們如何領略其間的神秘和神韻?
溝通是語言的任務,語言爲溝通而存在,爲溝通服務。早在元代,馬可•波羅遊曆中國,被神奇的東方文化所吸引,便決心留在中國,用筆記下古老的東方文化,最終留下了著名的《馬可•波羅遊記》。可以想像,這位偉大的旅人是如何從不懂漢語到將漢語運用自如並不斷挖掘漢語言文化內涵的。正是掌握了漢族語言,馬可•波羅見到了一個真實的東方世界,了解了一個文明國度的真正內涵。
語言上的溝通開拓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在飽覽本國文化之余,近距離地接觸到了外國的文化。通過學習異國語言,我讀懂了泰戈爾的“願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我看懂了濟慈的“躺在這裏的人,他的名字寫在水裏”,我能與愛麗絲共同漫遊仙境,也能目睹巴黎聖母院那一幕幕人間慘劇。打開互聯網,我可以閱讀國外新聞,了解另一個國家正發生著的大事,也可以進入聊天室,與異國朋友進行交流。
語言的理解帶來了溝通的便利,同時,成功的溝通又讓我們更深地了解了異族語言文化。語言與溝通帶來了世界的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並將讓人類在互相理解的基礎上攜手走向更好的明天。

 安妮說:“因爲愛,我們行走,因爲愛,我們拒絕行走。”
我們說:“因爲夢,我們行走,因爲夢,我們拒絕行走。”
每個人都在自己心裏編織出一個個美麗的夢,我們每個人都是那個夢裏的主角,站在夢的舞台上翩然起舞。
在夢裏,我們擁有強健的翅膀,像雄鷹一樣搏擊長空;在夢裏,我們長著一條靈巧的尾巴,如魚兒一樣在水裏自由嬉戲;在夢裏,我們身披五彩霞光,像紫藤花一樣開遍山野。
當我們回到現實,我們看見夢在雲端露出天使般的微笑,于是我們不斷追逐,在追逐的過程才發現那雲端的夢永遠也到達不了彼岸,是一盞飄忽不定的航燈,牽引了我們的視線卻把我們遺忘在奈何橋頭。
面對遙不可及、飄忽不定的夢,我們選擇小憩。
摒棄那些不現實的幻想,夢又得到了新的诠釋。夢是永遠也到不了的彼岸,夢是一輩子也摘取不了的月亮,夢是黎明草尖上滾動的露珠,我們在夢裏久久品賞,燦爛的回味。
走進夢的故鄉,夢如母親般溫暖的將你呵護,圍繞在夢的身邊,如戀人般纏綿。駐進夢的心田,原來夢有著和我們一樣炙熱的心,一樣充滿愛,一樣熱血沸騰,她悄悄的告訴我們:回憶是遠了、末了的朝露,希望才是近了、亮了的晨光。
因爲和夢並肩同行,精忠報國的嶽飛血灑風波亭魂飄黃龍府;因爲和夢並肩同行,特立獨行的屈原縱身汨羅江情系楚國郢;因爲和夢並肩同行,驚豔象牙塔的居裏夫人藏身陋室把鐳的藍光尋覓;因爲和夢並肩同行,龍的子孫手牽著手把奧運聖火在珠穆朗瑪峰點燃……
向往恬淡的生活于是我們撲進夢想的懷抱把酒話桑麻,向往忙碌充實的生活于是我們奔向理想的國度上下求索,向往幸福美滿的生活于是我們投靠孤寂的天堂聞雞起舞。
夢有大海般寬廣的胸懷,她總是慷慨的接受我們的一切,盡管我們曾經有過錯誤,誤入歧途,她也毫不介意,毫不吝啬的微笑著駐進我們的心靈。
當我們累了,夢如母親般用她溫暖的手輕拍我們的背,哼著搖籃曲哄我們入睡,當我們受到傷害她總是用無言的關愛輕撫我們的傷口,在夢裏我們可以像孩子一樣依偎在母親的身旁,任意撒嬌。
唯有在夢裏我們才能那樣毫不避諱的一層層剝開我們的內心,唯有在夢裏我們才會那樣真實,唯有在夢裏天線寶寶公式網們才能那麽無拘無束,無所顧忌地翩然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