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開戶送體驗金/守望歸巢

              2020年01月18日 作者: admin來源:各地住房公積金查詢✅✅✅網
              <br>       時間在一點一點逝去,我卻無能爲力,就只能那樣看著,再怎麽痛心,也無法挽回

              天下著雨,淅淅瀝瀝,朦朦胧胧,讓這座北方小城也有了江南溫婉、悠長而又淒美的氣息,彌散在空氣裏,如歌如訴……
              新開戶送體驗金踏雨而歸,靜靜聽著雨聲,回味心事。偶一擡頭,一個身影撞進我的心裏,撕扯著我的心,一波波的陣痛襲來,又讓我頓時恍惚了起來——是多久,都沒有再見到她了?——即使在蒼黃色的,沒有邊際、飄忽不定、冗長又窒息的夢裏。眼前這具已經佝偻起來的身軀,在濕氣彌漫的空氣中形成一個明顯的弧度,一把有些破舊的傘,一頭頂在地上,支撐著單薄的身子,發絲花白,被風吹的有些淩亂,臉上被歲月侵蝕地不成樣子,皺紋一層層嵌在上面,眼睛望向遠方,左右顧盼著,仿佛看到期待就要溢出。
              我想起了另一個人,她的守望,她的期待,和一聲聲悠遠的的歎息。小時候住在外婆家,就跟她在村頭,守著,等著,盼著舅舅出門回家,有時候跟在她身後等得不耐煩,她就輕輕哼著童謠哄我,斷斷續續,直到我趴在她的肩頭,睡熟了,也不見舅舅回家。天漸冷了,她也日日不停地站在那,腿腳就落下毛病,身子也不允許了,媽媽和姨姨們也不允許,他便搖頭歎息著,應著,也不回去,只是坐在那裏,很久。
              後來我也不能陪著她了,每次回家都能看到她在門口做些什麽,看到我們就笑起來,迎回屋去。我也很歡喜每周都回家,周六或周日,像在履行什麽約定一樣,一遍遍,樂此不疲。也不知爲什麽,就像在做什麽大事一樣,有著制約又有著隨意,自由輕松的歡樂日子就混著她溫和的面龐消散而去。
              她走得很突然,我當時也不小,卻還不懂得離別,好多人來了又走了,周圍的人都哭起來,我也哭,哭累了就不哭了,在一邊看著,好多好多的人,家裏從來沒這麽熱鬧過,尤其是在我熟悉的這間小屋裏。
              後來有一段時間不回家,很久很久,又過了一段時間媽媽帶我回家,可我又不願回去了,是我不太想回,沒了那種期待。還有,每次回去媽媽總會哭,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去之前,我也不說話,一句也沒有,就像啞巴了一樣,那就只剩下了風,有點像媽媽的哭聲,嗚嗚咽咽的,可我不害怕,因爲我身邊有媽媽,盡管她越發讓我不理解,可只要有她在,就安心。
              再後來,我就長大了,也不太清楚長大是什麽,就是不一樣了吧。我就經常回家了,因爲姥爺越發老了,我也越發懂事了,可我覺得有些不一樣,是和原來不一樣了,變了好多,也沒變好多。
              一直到現在,提起姥姥,媽媽依舊會哭,傷心到不行,我也的確大了,也懂得了離別,每當她哭,我的心也跟著緊緊揪起來,可對姥姥,記憶卻越發模糊,真是別了的人了,就再也見不到,想不起來,沒有了嗎?我不知道。
              但現在我又看到了她,我知道她不是在等我,但她們是一樣的,她們都是一樣的,讓我不能不憂傷,還有,被等的那人真幸福。
              我也要快點回家了,我媽也在等我。
              雨依舊在下,我收斂起心緒加快了腳步,雨在身後一滴滴落下,濺起了點點水花,模糊了視線,仿佛看到那個屋檐下等待著的女人,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退去了歲月的滄桑,變回年輕時的摸樣,是一個溫柔美好的女子,穿過層層水簾,她在雨下,飄忽,尋覓,遊樂,竟是這般嬌妍自在。 

               面朝江南,花開春暖

                我說,我要去江南的時候,你很茫然。

                也不清楚什麽時候開始,我對江南有了瘋狂的迷戀,我一定要去。

                或許是想看蘇堤春曉,銜觞賦詩,聽雨歌樓上,欲說還羞,或許是想在鳳凰棧品茗香四溢,在萍水閣淺唱低吟;或許是想撐一把泛黃的油紙傘,戴一支扇形的翠林色朱钗,穿一身清妍脫俗的旗袍,走一路澀迹斑斑的雨巷……我夢中的江南,水巷石橋,蘇河人家,塔影鍾聲,深井落花,青磚白瓦,好一個回首青梅嗅的江南。無論什麽原因,我去江南的願望都如此強烈。

                你擡頭望天,看到了什麽,不用驚奇,只是西部大開發的後遺症,灰暗無邊也是一種境界。于是,便有那麽多攝影愛好者來到遠方,捕捉西北的天空,一個又一個綿延不斷的荒涼的鏡頭。每一個切片都洋溢著曠世的哀傷,每一段哀傷都是曆史長久的發酵,每一次發酵都伴隨著西北的荒涼。

                匈奴的鐵蹄,揚刀躍馬的豪情;絲綢的道路,漫長甯靜的沙漠;昭君的琵琶,成吉思汗的雕弓;每一陣風都帶來了太多的沙粒,也埋葬了太多故事。

                太多故事。

                我急不可耐地要逃離西北的荒涼,與生俱來的滄桑。那種蕭瑟的生,蕭瑟的長,蕭瑟的亡的西北,日積月累的大漠孤煙的恐慌,令人寂寞的寂寞。

                2015年,我想去江南,我想看一眼初唐四大才子的江南,贛江畔的鹧鸪,背著他們贈予的禮物,一上一下蹁跹飛舞,托起無限秋水長天的脈脈深情;我想看一眼柳永的江南,三秋桂子,十裏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那滾滾東去的江波的褶皺裏藏著柳永絕代的風華。

                世界以這樣溫暖的角度被切割,太陽四射的光芒像水銀般倒灌進來,所有的縫隙都不再有空隙,凝固後發出鏡面淩冽的光,折射出一個喧囂的世界。我站在人生之船上,遙想2015,莞爾一笑,一支墨色流光的瘦筆與紙面輕輕摩擦,宜興揣飛間,有濃濃的化不開的夜色流暢的在紙上呈現出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2015,我要去江南。

                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西北的柳絮算計著春風,拉攏了陰霾,鋪滿煤城,似飄渺的葦簾遮不住陽光的縫隙,徒留悲傷與癡怨,不過是一場輕似煙羅,夢似南柯的呓語罷了。明月禁锢荒漠,沙場化爲牢籠,觊觎人間所有無奈的魂靈,風塵起蘊,只怪東風。你說這樣的西北,讓我愛不得,恨不能,我盯著她陰霾的天空,從古韻的江南汲取“我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溫暖。

                我想,我必須離開。

                你說,別跑太遠,你的自理能力差,反應又不靈敏,還長著一張童叟無欺的臉。

                我笑了笑,終究沒有回答。因爲我想青山綠水的江南不曾留遺憾地發展,而西北又何嘗不是?我知道,中國日新月異,飛速發展,以我們不能想象的速度逐漸屹立成亞洲強國,東方大國。我知道,中國越來越關注文化的繁榮,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作文網的出現……這些都是中國在不屈的成長,在摸索中铿锵。

                希望2015年,中國的明媚進一步照亮文化的山頭,渲染出一個又一個盛大的文化圖騰,讓翰墨丹青可以開遍白芷的江頭,讓青山綠水不再頻添哀愁,讓更多的閑人雅士感歎一句“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2015年,不是夢的結束,而是夢的開始。新開戶送體驗金坐在人生之船上遙想: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 上一篇服飾文章: 駝色大衣搭配什麽顔色的圍巾,簡單就可以很美
              • 下一篇服飾文章: 沒有了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4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