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國際|飛花流水的夢裏

曾經的海誓山盟,曾經的地久天長。皆已沉默了的曾經,消散在了紅塵之外的紅塵——記憶。

還記得二OO八年那場百年不遇的冰災嗎?沒有水,沒有電,只有漫天飄飛的大雪和堅如玉石的冰層。在那一個個黑暗而寒冷的夜裏,卻時時能感受到一股暖暖的熱流,那是日夜奮戰,鏟冰除雪的解放軍官兵們帶來的;那是千裏迢迢奔赴災區在茫茫五嶺運線架電的13名唐山農民兄弟帶來的;那是一直在冰災一線用忠實的鏡頭和筆真實記錄感人的一幕幕的新聞工作者們帶來的。不要說是素不相識,是兄弟啊,是雪中送炭的兄弟,是同流著中華熱血的兄弟!

記憶中總有重重疊疊、零零碎碎、紛紛擾擾。擦拭每一個昨天,點燃每一個明天。于是今天才會精彩。

子彈紛飛的年代,他們同在一個戰場上。那天,他們偶然相遇,交談之間,發現彼此都是一樣:雖然早已把命交給了上帝,卻還是無時無刻不擔心家裏人的情況。于是他們二人協定:今後不管誰活下來,都要幫助照看對方的父母。不久後,其中的一名戰士英勇犧牲了,另一名戰士于是一直冒充那名犧牲的戰士給他家裏寫信,讓家人放心,後來戰爭結束了,活著的人帶著戰士的骨灰來到戰友的家,跪在地上哭道:“爹,娘,你們的兒子爲國家獻了身,今後,就讓天馬國際當你們的兒子吧!”戰友的父母悲痛之余欣慰于這新兒子的一片孝心。于是,他便在戰友的家裏一呆就是幾十年,連自己的母親去世都不能見到最後一面。幾十年後,戰友的父母雙雙離開人世,昔日年輕英俊的他也已白發蒼蒼,他摸著戰友的碑道:“兄弟,我實現了我們的承諾,你在天堂安息!”爲了一個僅兩人知道的承諾,他放棄了幾十年的青春,只爲了對兄弟的一句承諾,這就是至死不渝的兄弟情。

憶起當初泛舟苦海。求成功甚似單戀伊人,票飄渺渺的希望前總有失敗的阻攔。縱抛了一腔情思又能如何?希望依舊渺茫。幾度苦心求索,又是幾度失落茫然。神傷之後失敗依舊失敗,成功依舊成功。往日的陰雲又怎可遮住今日的天野。失敗已去,又怎可言來者非爲成功。“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精彩人生,還在今朝索求。

夢與醒的邊緣,模糊卻又清晰。似醉非醉的此時,回首沒有歸來的以往,翻開那本名爲“記憶”的書。其中風光,今朝是否依舊美好?看童年無瑕;品友情真摯;悟成敗辛酸。去者皆去,來者還來。循環的人生,卻不能言它一塵不變。紅塵悠悠還是滾滾?是是非非,是否依舊笑談?慣看了秋月春風,美好還是苦淡?塵埃就是塵埃,終有落定;紅塵就是紅塵,終沉記憶。

兄弟是什麽?兄弟是危難之時的熱心相助。

憶起你我相遇相知。孤獨從此揚身長去,平淡之中終有了星的璀璨、花的芬芳。我們堅信有緣千裏不遠,有情一線可牽。相知是情,相逢是緣。一線情緣將你我牽作一世友人。從此不再有“山中多石少真玉,世間人稠缺知音”的慨歎。我們一起醉飲月下、亂舞春秋。卻不堪好花美麗不常開,好景迷人不常在。別離的舞曲裏,你我依舊亂舞。天涯可共的情誼,卻是永世難忘。

飛花,總飄一席情思;

憶起那個昨夜星空。誠心的一願讓童年的純真將星空點綴得更美。孩子的童話裏始終都有真的笑、真的淚、真的苦、真的甜。一只螞蚱、一疊紙牌,甚至一架折紙飛機,都可以是其中的一份。純真、幼稚似就是童年的專有。除卻了快樂還是快樂。今夜星辰依舊惟美,只是那份童真難再。今朝的天馬國際,亦只能對時光的飛逝作一次慨歎。人至青年,童年已成爲了夢。這些已故的美好,亦只能作爲自己曾經的精彩。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于1年前,由飄雪發表,共 65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