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魚手遊,煙花

不管煙花有多麽精彩,獲得過多少歡樂,人們或許只在那一刻記住它,卻又因爲下一刻更精彩的會到來,而將它忘卻;或許它是幸運的,會永遠留在某個照片、錄像中,而事實上它仍消失了。但是,在捕魚手遊的心底裏,卻永遠點亮著一角,靈魂因爲它而絢麗,因爲它而活躍,因爲它而精彩,也因爲它而自豪。既然絢麗過,活躍過,精彩過,自豪過,那麽,它的一生不也已十分有價值了嗎?

看著看著,頓時,我感到,這不就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的生命嗎?我們不就像煙花一樣精彩而又美麗?我們的生命不就像煙花一樣值得珍惜?有些人,生命是那樣精彩,輝煌奪目,如同那飛得最高最引人注意的煙花,讓所有人感歎,讓所有人贊美;也有些人生活在社會底層,默默無聞地工作著,就像那些在地面上綻開的煙花,不太惹人注意,也並不十分漂亮,它的綻放,或許只爲自己或幾個人,可他們這樣也足夠了,至少還燃燒過,閃光過,有人知道它的美麗。爲什麽要一味追求“最”呢?那些在天際飛揚的煙花值得別人羨慕,如果沒有那些下面的煙花點綴,這煙花秀還會精彩嗎?我們還會覺得上面的煙花會與衆不同嗎?同樣,也會覺得這很平凡。

煙花,將別人幾十年上百年才能發出的光彩,一下子在十數秒的時間裏爆發,不也一樣有意義嗎?

春雨依然亢意揮灑,洗掉整個冬季的沉悶,盎盎然舞動春天的節拍,盡情展露無限生機。薄窗在春雨無序的撥弄中奏出一曲曲喜慶之樂,越發激蕩起心裏的層層漣漪。“咚咚”如鑼鼓齊鳴,“铮铮”似琵琶嘈切,急滂若金戈並出,緩柔比琴瑟和鳴。心在律動中飄蕩,一涴弘碧微微漾起青春的旖旎。芳菲飲醉的呢喃撩人心弦,勾起一抹青澀的記憶……

已是陽春三月了,春天遲遲不肯揭開它神秘的面紗,天空一如既往的沉寂,大地也不願變換單一的色調。依舊渾噩地打發著時光。用盡全身力氣也嗅不到春天的蛛絲馬迹,絕望中嗫嚅著發出一點呻呤……

伏臥窗台,在這樣特殊的日子裏,外面的一切都那麽特別。五彩斑斓的煙花交織在一起,點綴其中,爲夜空增添了一份生機,卻似乎那麽的虛幻,變得有些陌生,仿佛那裏是夢中天堂、精靈世界。

“轟隆隆……”銀瓶乍然迸裂,一道亮光劃過天際。揉一揉怔忡的雙眼,來不及作出任何思考。緊接著,瓢潑大雨急傾直下。蜷縮的心靈慢慢潮濕浸潤,一片……一片……宛若蓮花般盛放在清澄的水面。這是春天嗎?帶著些許困頓,些許疑惑,些許迷蒙,些許不知所措……還沒有准備好嗎?再一次問自己。不禁啞然。

煙花美得讓人心醉。漆黑帷幕拉開後,天使飛過,劃下它的身影,清晰可見。隨著一聲響,煙花歡快地奔向天空,驕傲地向人們展示自己的美麗,綻放出最美麗的姿態,把向上帝取到的十幾秒鍾在這一刻獻給了人間。捕魚手遊們爲之喝彩,爲之歡呼。于是,它心滿意足,自豪地灑下一身的光彩,靜靜地,歡快地,隨著更絢爛動人的一幕的爆發,倏地撲向大地,送給大地一個親切的擁抱。

想來,北國的春天也沾染了北方人的習性。她沒有江南煙雨的纏綿悱恻,沒有“無邊絲雨細如愁”的缱绻詠歎,沒有“夜闌臥聽風吹雨”的恬淡悠閑。帶不起任何泛黃紙箋的風花雪月,比不得畫橋煙柳的氤氲彌漫。一如北國人的豪爽耿介,隨心所欲。無絲毫羁絆輾轉,無絲毫忸怩做作,洋洋灑灑,並無半分吞吐之態。恰肖幾分去塵出世之翩然,又如一騎絕塵之決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