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百家國際_月光中的藍色

 夏季風吹綠了木葉,空氣夾雜著幾絲悶熱的氣息。遠處聒噪的蟬鳴,仿佛在向人們訴說什麽。揮汗的人們,用手抹去臉上滾燙的汗珠,瞬間就被炙熱的陽光蒸發,不見了蹤影……

  夏的熱烈,有時會伴隨著暴雨驟然而至。陰郁遮斷了晴空,灰暗籠罩大地。一股大氣流卷襲著地面的灰塵,咆哮著,不安著的;發出令人懼怕的聲音。大氣流憤怒了,變成暴躁的狂風;它用力撕扯著大樹的枝葉,不肯放手。大樹也在拼命地抵抗。幾陣狂風卷襲著烏雲,吞噬了整個天空。仿佛末日就要降臨。看著眼前陰森的景象,樂百家國際的腦海裏浮現出令人深刻的畫面。

  那是一個燥熱的天氣,太陽依然在釋放光熱。繁茂的枝葉綻放著絢麗,花兒嬌豔的舞姿,蟲兒在林間奏曲,高樓在都市中林立。一切都是那樣的和諧……

  晚自習的放學鈴聲響了,我走出教室,准備背著書包回家,就在這時,狂風呼嘯,驚醒了沉睡中的大地,銀色的閃電撕碎了漆黑的天空,頃刻間電閃雷鳴。我有些害怕,沒帶雨傘,站在校門口的角落,看著那些同學撐傘回家時的背影,難過的滋味湧上心頭。我期待著能和他們一起相伴回家,等待著有人來接我。可是雨越下越大,雷聲電閃更加劇烈,我好像聽到了一個孩子的哭聲,那是一種怎樣的傷心和絕望。豆大的雨珠從天上掉落下來,似乎就是那個孩子的眼淚。淚珠瞬間彙聚起來,成爲一條大溪流。閃電再一次劃破夜空,在天邊留下了難以愈合的傷口。轟隆的雷聲震耳欲聾,打碎了那個無辜孩子的心。我依然站在原地,默默地祈禱著這場無情的雷雨早日離去;祈禱著那個痛哭的孩子能走出陰霾,遇見陽光;來愈合心靈的創傷。我祈禱著雨過天晴,一切安好……

  在這個繁盛的季節裏,熱烈與絢爛、生機與活力卻仍然是夏不變的信仰。一陣風過後,綠葉向我招手,花兒也笑了。蜻蜓振動著翅膀,知了在吟唱。陽光照在臉上,人們感受著夏日的熱情。然而,在這個繁盛的季節裏,也不時會有狂風閃電、雷聲轟鳴。甚至一場可怕雷雨不約而至……但我始終相信,短暫的雷雨過後,一定會有彩虹和晴空再次出現。這便是夏季無與倫比的美!

  窗外,幾陣狂風卷襲著烏雲,吞噬了整個天空。一場雷雨即將來臨,我默默等待雨過天晴……

曾喜歡過,如今卻把你給丟了

  ——題記

  很喜歡一個人走在夜幕下,輕輕的踏著青石路,叩出“哒哒”的聲響。擡頭一望,喔,原來夜是那麽的美,一輪明月挂在天幕上,群星點綴著。皎皎的月光透過樹隙濺灑在青石路上,泛著絲絲銀光。史鐵生爺爺曾在《輕輕地走與輕輕地來》中寫道:“我盼望夜晚,盼望黑夜,盼望寂靜中自由的到來”。夜,多美的字,又有怎樣的故事?

  “風,四處遊走,串聯起夜的消息,從沉睡的窗口到沉睡的窗口,去探望被白晝忽略了的心情,我一心向往的只是這自由的夜行”。一位身殘志堅的作家,渴望沖破“白晝的魔法”,擺脫病軀的束縛,追求精神的自由,他的靈魂常在黑夜出行,在塵囂稍息的夜的世界裏遊逛著。

  當然自己所喜歡夜的原因不僅及此,只是覺得在黑夜中能夠融入自我,探尋心靈深處。

  曾與一位娴雅的女子相擁坐在月色下。擡頭而望,便是一幅閃閃的畫,淡雲在夜幕中穿行,明星點點,潔月在浩浩天幕中閃著自己的光輝。靜靜地看著她的眼,我只看到那深淵中的明月。周圍是一片草綠,稀朗的星光散在她的身上。蕭飒的晚風吹過,抱得更緊了。把你的臉捧在手心中,輕輕地吻了一下。躺在草地上,進入久久的思緒。

  夢初醒,天已變。變藍了,藍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如今藍色的思戀,又有誰懂。我曾喜歡的你,如今又牽動了多少人的心。

  悲哀是真,淚是假,沒有什麽可執著。一百年前,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想念是真,愛是假,本沒有因果;一百年後,沒有你,也沒有我。

  藍,代表著純潔。我卻認爲憂郁更多。月光是藍色,夾帶著縷縷思念,淚不禁流了下來。

  因我輕度流年,而只能靜聽花落,因樂百家國際默默等候,而愛上了藍色,透出點點憂郁。累了該慢慢放下了。在林間小道,慢慢行走著……

  藍色越來越濃,快要窒息。

  曾經在千年樹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經在菩提下焚香,只爲等一世輪回的相遇。阡陌紅塵,終究一場繁華落寞,回憶在歲月中飄落了誰的憂傷。如煙往事,不知誰飄落了誰的相思,如夢的回憶,不知誰飄落誰的等候。與你作別,不問曾經傷痛幾何!